办事指南

“错误的医疗平等主义”一个非常奇怪的替代性医疗改革计划2009年8月19日

点击量:   时间:2017-02-15 04:55:06

<p>在今天的华尔街日报中,马丁费尔德斯坦主张削减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支出,并对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福利征税</p><p>他想这样做是为了迫使更多的美国人接受更高的现金免赔额的健康保险计划</p><p>这就是费尔德斯坦先生解决医疗保健通胀的计划:让你为医疗保健支付更多的钱</p><p>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为美国4700万缺乏医疗保险的人提供保险,也没有任何措施可以阻止那些阻碍保险公司拒绝承保生病或有生病危险的不正当奖励措施</p><p>如果巴拉克奥巴马明天提出这个计划,有多少美国人会支持这样的计划</p><p>让我们看看,卡托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必须至少有几十人,你可能会得到芝加哥大学的一些经济学教师 - 虽然不是,显然,如果他们是理性的经济参与者,因为计划会伤害他们的好处</p><p>费尔德斯坦先生将民主党医疗保险改革计划定性为“错位的医疗平等主义”</p><p>让我们细细品味这句话</p><p>错误的医学平等主义</p><p>你是否相信,即使你在费尔德斯坦先生赚取50万美元的情况下每年赚5万美元,当你心脏病发作时,你有权被救护车接走,而不是因为你担心出租车而打电话给出租车</p><p>共同支付</p><p>啊,但这是错误的医学平等主义</p><p>您是否认为将医疗补助报销削减到穷人必须选择将孩子带到牙医并将气体放入车内的情况下出现问题</p><p>什么是错误的医学平等主义</p><p>你是否认为,如果世界上所有其他发达国家都能为所有公民投保,那么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也应该能够做到这一点,只要我们的支出是人均两倍</p><p>简而言之,你认为即使他们贫穷,人们也应该得到体面的医疗保健吗</p><p> Mmmmisplaced mmmmedical egali-bah,欺骗!升级您的收件箱并获取我们的每日调度和编辑推荐</p><p>费尔德斯坦先生指出,奥巴马政府已提议通过比较效果研究降低医疗费用,这将使私营保险公司和公共保险公司能够衡量医疗程序是否真正运作良好,足以证明其费用合理</p><p>注意“允许”一词;没有人提议强迫私人保险公司这样做</p><p>令人惊讶的是,费尔德斯坦先生反对衡量医疗程序的有效性</p><p>他担心医疗保险公司会利用这些衡量标准拒绝偿还那些无法提供足够支出的程序</p><p>费尔德斯坦先生将私人保险公司的这些决定描述为“配给”</p><p>他没有解释为什么私人保险公司决定不支付某些类型的护理,因为它们过于昂贵是“配给”,而私人保险公司决定不购买这种护理则不然</p><p>他也没有提到今天美国各地的保险公司已经开始实施这种“配给”,并且随着医疗保健成本的上升,无论政府采取什么措施,这种配给都会继续增加</p><p>但费尔德斯坦先生说他反对改革,因为他反对“配给”</p><p> “写作是一种糟糕的政策,”他写道</p><p> “它迫使有不同偏好的人接受同样的照顾</p><p>”没错</p><p>我们不应该通过干涉个人的偏好来扭曲市场</p><p>例如,如果费尔德斯坦先生假装每年50万美元在他的喉咙里感觉好几周,那么他可能更愿意花400美元自己检查喉癌</p><p>琼斯太太每年3万美元,可能不愿意花400美元自掏钱,因为她需要它来支付家庭杂货账单;她可能更愿意承担死亡的风险</p><p>为什么政府会干涉这些人的偏好</p><p>当然,